• <option id="0kgki"></option>
  • <xmp id="0kgki">
    <table id="0kgki"><center id="0kgki"></center></table>
  • <table id="0kgki"><noscript id="0kgki"></noscript></table>
    首頁> 宣傳教育> 廉政文化> 史鑒>
    書信中的魚水情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2年08月08日 10:49:20     

    “我人在福州,心在山區、老區,經常想念你們,希望你們認真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提高思想覺悟……為建設社會主義作出新的貢獻?!痹诟=ㄊ≌闹菔衅胶涂h紅軍寮,存放著一封開國少將劉永生1967年3月寫給平和老區的回信。

    回信的背后,是一段魚水情深。

    平和縣地處閩粵邊陲,是閩粵贛邊區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1933年9月一天,蘆溪鎮弄猴村村民陳良文、陳方鄰叔侄夜宿山上草寮,忽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陳良文開門一看,是三個衣衫襤褸的陌生人。

    一陣寒暄,陳良文得知,來人正是時任閩西紅軍游擊隊支隊長劉永生、警衛員羅炳欽和戰士江阿巖。原來,劉永生帶領閩西紅軍游擊隊轉戰閩西南,在湖雷遭遇白軍發生激烈戰斗。戰斗中,劉永生、江阿巖負傷,正一路躲避敵人的搜捕。

    閩西紅軍的英名,叔侄早有耳聞。陳良文當即安排侄子煮飯、采摘草藥,用米湯加上搗碎的青草汁給傷員處理傷口。數日后,陳良文又費盡周折,請來民間骨科醫生為他們療傷。

    傷愈之后,劉永生提出要在候山建立根據地,在壩心林埔建立交通聯絡站。陳良文叔侄主動要求擔任交通員,在閩西交通員陳鳳麟的帶領下,擔負起候山根據地通訊聯絡的職責。

    此后,陳良文的幾間草寮就成了這支閩西紅軍游擊隊的落腳點,游擊隊傷員療傷、休整的“后方”。紅軍給陳良文購買物資的錢張張嶄新,每次去購買物資的時候,陳良文都把錢反復揉搓,或用木炭、泥土沾染后,到幾個甚至十幾個店鋪零星購買,再趁夜深人靜用裝木炭的袋子悄悄挑回草寮……

    像陳良文這樣,用不同的方式和身份,支持紅軍的不在少數。

    1935年6月初,閩西南紅九團小分隊在蘆溪鎮雙峰村遭遇國民黨地方民團伏擊,只得迅速向漳汀村轉移,準備到永定與劉永生部隊會合。

    小分隊抵達漳汀河時,原河面的簡易木橋已被暴漲的洪水沖毀。追兵緊咬不放,情況萬分危急。

    “快,趕快!救紅軍去!”得知紅軍過河受阻,群眾紛紛趕來幫忙。水勢湍急,木材架上橋墩就被水沖走,漳汀村蘇維埃主席陳加定連忙召集了四十多個青壯年用肩膀扛著木材下到水里搭橋,無法正常通過的傷員,漳汀村民就讓他們坐在打稻谷的桶里,群眾有的推、有的拉、有的扶,總算讓傷員全部過河。

    紅軍過河后,群眾又迅速推掉木板橋,阻礙追兵。得知此事,時任閩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劉永生承諾:“待革命勝利了,一定要在漳汀河上建造一座紅軍橋?!?/span>

    1959年,在劉永生的關懷下,一座寬3米、長70多米的大木橋橫跨漳汀河兩岸。幾年后,一次山洪把木橋沖垮。得知消息,劉永生馬上協調各級老區辦撥款,于原址重建大橋。這座橋被當地村民親切地稱為“紅軍橋”。

    為感謝劉永生對老區群眾的關心,陳良文等人請人代筆向將軍寄去書信。劉永生回信,鼓勵老戰友們要繼續為建設社會主義作出新的貢獻。

    “軍民魚水情,最是動人心”。收到回信后,陳良文、陳方鄰等牢記囑托,繼續學習,記錄下當年那些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故事。(楊特團 周藝貞)


    中共西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西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藏ICP備14000034號-1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127號

    国产精品无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
  • <option id="0kgki"></option>
  • <xmp id="0kgki">
    <table id="0kgki"><center id="0kgki"></center></table>
  • <table id="0kgki"><noscript id="0kgki"></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