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0kgki"></option>
  • <xmp id="0kgki">
    <table id="0kgki"><center id="0kgki"></center></table>
  • <table id="0kgki"><noscript id="0kgki"></noscript></table>
    首頁> 宣傳教育> 廉政文化> 文化>
    辛勤的收割人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2年08月08日 10:29:41     

    黃小鎖是連夜趕回家的。他的父親老黃掰著手指頭說,兒子比往年晚回來了三天。這一個多月,黃小鎖帶領他的機收隊,緊跟著布谷鳥“割麥插禾,割麥插禾”的鳴叫聲,從江蘇、安徽、河南一路向北,給人收割著小麥。黃小鎖說他心里有數,今年夏天氣溫比往年涼,南北的小麥成熟都要晚幾天。妻子望著被日頭曬得黝黑的丈夫有些心疼,她燒好水讓黃小鎖洗個澡。黃小鎖卻先去了地里,他是想看看田野的麥子成熟了幾分。

    黃小鎖的家住在黃河岸邊一個小村莊,每年夏至,便是小麥成熟的季節。此時,家鄉山間溝壑,像是灑上了一層厚厚的金箔,漫山遍野,麥浪滾滾。金燦燦的麥浪一波一波蕩漾著延伸向遠方,一眼望不到邊際。黃小鎖來到田里,他揪下一棵麥穗,放在掌心,雙手一揉,然后一口氣吹去麥殼,一顆顆金子般的麥粒便干干凈凈留在手中。熟透了嗎?黃小鎖聽到妻子問,便將手中的麥粒遞給妻子一些,將另一些放入嘴中,二人嚼著嚼著相視笑了。

    黃小鎖在家鄉算個能人。二十多年前,上高一的黃小鎖便沒了心思讀書,一心想著幫家里分擔。他的父親因風濕病,干不了太重的體力活,家里缺少勞動力。班主任勸他,說憑他的腦袋瓜不考大學有些虧。他嘿嘿笑著,說先把家里的麥子收了再說。

    “田間少閑月,五月人倍忙?!绷璩克狞c多,父親給他磨好了鐮刀,父子倆就要下地了??墒?,年少的黃小鎖割麥還不在行,父親三行麥壟,他一行麥壟,“一手攏住麥稈,一手下鐮收割,千萬當心別讓鐮刀傷了自己的腿?!备赣H挽起袖口,彎腰持鐮,一邊割著,一邊教他如何下鐮,如何將割倒的麥稈扎捆。沒割一會,黃小鎖的手就磨出了血泡,黃小鎖望著直直地站在田地里的麥子,雙手握著鐮刀把,往懷里摟割。母親將煮好的綠豆湯送到地里,只見黃小鎖父子倆忙得抬不起頭??粗鴥鹤痈畹柠溩?,父親不滿意,說這活兒干的不像樣子。麥子要割凈,麥茬要溜底,麥捆要扎結實,三四個靠在一起立起來。父親緩慢地一步步地給黃小鎖做著示范。

    黃小鎖看著父親將一束麥稈穗向地下輕輕一蹾,然后分成兩把,穗頭對著穗頭一擰,麥稈變成了兩倍長的繩子,然后雙手捏住麥稈根,伸手將地上的一束麥稈攬在懷里,先是輕輕綁住,然后彎腿壓在上面用勁一擰,一個結結實實的麥捆就扎好了。黃小鎖走近父親,接過麥捆往地上猛地一蹾,麥捆直直地立在地上。站在一旁的母親笑了,一邊說鎖兒學會了,一邊心疼地埋怨老黃說讓娃先歇歇。父親眼睛一瞪,說,麥收可是莊稼人最不能耽誤的事。父子倆喝了口綠豆湯,又埋頭收割起麥子。那年,黃小鎖十七歲。

    班主任帶著一幫學生來到了黃小鎖家,說來幫忙割麥。在那時,這是最累最苦的農活兒,毒辣的驕陽下,麥芒扎到滲著汗水的胳膊上、臉上,一陣生疼。割麥總是彎著腰,半小時腰就會疼得跟斷了一般。汗水和著灰塵糊在臉上,奇癢難耐。割完麥子,大家又將麥捆拉到曬場。班主任對老黃說,孩子念書是大事。老黃直點頭??甥溩痈罨貋?,才只是完成了一半,黃小鎖還得跟父親一起,曬場、碾場、揚場,最后將碾碎的麥秸垛起來,那是一家人今冬明春燒火做飯用的柴草。

    黃小鎖忙了近一個月才回到學校,可是,高考前一年,部隊來征兵,黃小鎖執意要當兵。母親舍不得,父親卻支持?!靶∷疁橡B不出大魚來。男孩子就是要出去闖闖,才能見世面、有出息?!?/span>

    黃小鎖胸掛大紅花當兵走時,同學們去送他。大家告訴他,以后每年夏至,大家會來幫他家收麥子。

    黃小鎖在部隊干了五年,當上了志愿兵。他寄給同學的照片多是手握沖鋒槍,少年英姿勃勃。黃小鎖家日子一直過得不寬裕,他結婚時回家探親,新房的家具不少是老黃借的,他是想把兒子的婚禮辦得體面一點。娘家人得知,難免生了怨氣,人家又沒圖你黃家錢財,看中的是你兒子這個人,借東西充臉面,何必呢!黃小鎖低著頭說,一定會讓妻子和家人過上幸福生活。當兵第五年,黃小鎖復員回家,才告訴大家他當的是“莊稼兵”。因為部隊縮編,軍隊農場被裁撤,他提前復員。他說,以前不好意思告訴同學們,因為在家種地,當兵還種地。黃小鎖在軍隊農場是開聯合收割機的,幾十臺機器一過,上萬畝的麥子一兩天就收完了。只是,那時進口的收割機沒有駕駛艙,農人開它收割時,會戴上口罩、眼鏡,即使這樣,一天下來,個個還是灰頭土臉的。那天,村支書找到黃小鎖,說想成立個農機合作社,黃小鎖一聽來了精神,后來又趕上國家出臺農機購置補貼的好政策,黃小鎖他們村成立了全鄉第一家農機合作社,黃小鎖當上了隊長。他們從開始的兩臺收割機,發展到八臺收割機,六臺播種機,后來他們還購置了三架噴灑農藥的無人機……

    朝霞映紅了半邊天,黃小鎖回家的第二天,一早便開著收割機來到麥田,隆隆轟鳴的機器聲,那是農村最動聽的“豐收曲”。村民來到田間,看著自家的麥子像頭發一樣在轟鳴聲中被理得整整齊齊,莊稼人只須敞開麻袋口,看麥粒流水般地注入袋中。全村好幾百畝麥子,傍晚時就被收割完,此時,收獲過的大地彌漫著陣陣香氣,那是剛剛被打碎的麥秸散發出的獨有的清香。

    月亮掛在村頭的老槐樹上,黃小鎖的農機隊,還要連夜檢修維護收割機。明天一早,他們就要一路向北,去往甘肅、內蒙古,那里的布谷鳥已經開始鳴叫。(郭秋香)


    中共西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西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藏ICP備14000034號-1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127號

    国产精品无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
  • <option id="0kgki"></option>
  • <xmp id="0kgki">
    <table id="0kgki"><center id="0kgki"></center></table>
  • <table id="0kgki"><noscript id="0kgki"></noscript></table>